言情小说《他似南风来》为什么一枝独秀到如今?

浏览:4442   发布时间: 09月20日

第七章 所谓直觉

审讯室内一片寂静。

被带回队里之后,程华东一直是一言不发,陆之行难得能忍住自己的暴脾气,坐下陪他慢慢耗。

“姓名?”

“……”

“年龄?”

“……”

例行公事的几个问题,程华东无一都是以沉默作答。

陪着陆之行一同审讯的是跟阮露白同期进来的许安,瞅了一眼陆之行就知道,他们脾气暴躁的陆哥怕是又要发作,他光来这一个月,就见着陆之行被训了十几回。

偏偏陆之行这人性格爽朗,除了上头不太待见他,周边的人倒是都对他赞不绝口,生怕又整出点什么幺蛾子来,许安赶紧出声道:“陆哥,要不剩下的我来吧?你这一直也没休息先去睡一会儿吧?”

陆之行脑袋里又闪过阮露白那张苍白的过分的脸,用力摁摁眉心,摆了摆手,“行了,我不乱来,继续吧。”

三人在审讯室里又僵持了一阵,在陆之行问到‘你跟李希是什么关系的时候?’,程华东的表情终于有了片刻的松动,他稍稍往后背脊贴在椅背上面,似乎是不太自在的模样。

但是须臾间,却又恢复了面无表情的模样,“警官问的问题跟这次的绑架案好像没有关系吧,对于那位法医小姐的受伤,我也很惊慌,要是见到了她还请代我说声抱歉,至于该有的惩罚、拘留什么的我都会欣然接受。”

言下之意他只承认自己绑架了阮露白一事。

陆之行微微皱眉,索性就顺着他的话说了下去,“为什么要把人绑架到墓园去?”

程华东笑了笑,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,“你们不也知道吗?最近……这里受的刺激太大了,我都不知道我做了些什么。”

陆之行眉眼一敛,记录用的电脑屏幕光线打在他脸上,无端增了几分平时没有的冷意,他的声线低了几分,“你以为装疯卖傻就能这么混过去?”

目前程华东是最有力的嫌疑人,但是仅仅还在怀疑的阶段,除了有监控录像和被绑架的阮露白的证词、以及程华东足够的犯罪动机,他们一无所获。

而这些零散的拼图在放进‘程华东就是杀害李妍的凶手’这个假设当中之时,是完全能够成立的。但是仅仅就是成立而已,他们并没有能够证明这些的证据。

程华东上身微微前倾,眼中带了几丝的挑衅,“我说的可都是大实话,都到了这个份上我也没有必要再跟你们绕什么弯子,如果觉得我是你们所说的凶手,拿出证据来我自然就认了。”

在陆之行不长的从警生涯里,坚信不会有完美的犯罪,无论如何总会有能证据,只不过这个案子的证据似乎还藏在哪个不见天日的角落里,等着他们去挖掘。

审讯室的门被忽然叩响,打破了室内的僵局。

跟陆之行一组的刑警老白探进半个身子,朝着陆之行招了招手,示意他出去一下。

随着门被轻声合上,两人稍稍走远了几步。老白把手里的手机递给陆之行,“刚才你手机一直在响,是那个徐顾问打来的,说是医院那边阮法医已经醒了情况也稳定下来了。”

进审讯室之前他就曾经交代过老白,医院来了消息务必及时通知他。

陆之行眨了眨因为长时间没有睡眠而酸涩的眼睛,接下手机放回了兜里,另一只手拍拍老白的肩膀,“那成,我先过去医院一趟,顺便给小白录个笔录。里头你多盯着点,许安一个毛头小子估计是应付不来。”

说罢他拧了拧眉,“不过那小子嘴巴严的狠,实在不行就先关着,十五天我就不信找不着点什么蛛丝马迹。我顺便看看能不能把医院那尊大佛请回来帮忙。”

虽然徐嘉洲是挂职在队里当顾问的,不过他一曾经连FB。I都拒绝过的大神级别,在这里确实也算得上是屈才。要不是之前震惊整个洛川的姚枂一案,他受姚楚彦的嘱托,这才过来帮忙算是做个人情。

反正现在姚枂的案子也没什么进展,一尊大神放着不用白不用。

刚走出几步,陆之行摸了摸自己的外衣口袋,里面只有一个空空如也的烟盒。他以前其实完全是个不抽烟、不喝酒、不赌博的三好青年,只是最近洛川大案频发,他压力大地只能靠烟来缓解了。

尼古丁慢慢渗进胸腔的感觉,才会让他短暂获得一种满足感。

(温馨提示:全文小说可点击文末卡片阅读)

陆之行无奈地摇摇头,转过身去看向正准备推门进审讯室的老白,“嘿老白,带烟了吗?”老白在队里可是出了名的‘老烟鬼’了。

一向有些木讷的老白,这时候居然有些害羞地笑了笑,抬手挠挠自己的后脑勺,“我媳妇儿最近怀孕了,我就戒烟了,怕对孩子不好。”

果然,戒烟才是正道!

陆之行耸耸肩没再说话,抬手把自己皮衣外套的拉链拉到最顶,大步往外走去。

冬日的夜晚总是来得悄无声息,陆之行出警局的时候还是傍晚时分,等把车在医院停车场停好的时候,夜色已经完全降临,将洛川这块广袤的土地悉数笼罩。

亮出警官证之后,陆之行轻松得到了阮露白居住的病房号码。

电梯一路上行,最后停在了住院部的十一楼。

陆之行推开门,就看见微微仰头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的徐嘉洲。他们昨日风尘仆仆,从李妍父母家和市中心那边往返,之后阮露白又出了事,想必他也没有休息好。

这会儿阮露白醒了,才算是松了口气小憩一会儿。

也只有在这种时候,陆之行才会觉得,徐嘉洲跟他一样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,而不是一只智商高的离谱,但是以毒舌为乐的稀有物种。

徐嘉洲向来浅眠,等陆之行走到床边的时候他已经悠悠转醒,直起身子来眯着眼睛看他,“看你这幅样子,果然跟我猜的没错。”因为刚睡醒,他的声线还带着几分沙哑。

陆之行歪过脑袋看他,“你猜的什么?”

他喜欢卖关子这个毛病这么多年一直就没改过,他已经懒得在跟他去搞那些弯弯绕绕的把戏了。

徐嘉洲挑挑眉毛,“程华东完全不配合调查,并且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他是杀害李妍的凶手。至多,用阮法医的证词让他被关上几个月,刚才她醒过来了,我们交流了一下。被绑架的路上程华东不止一次跟她提起过,他杀了李妍为的是报仇。

我们之后赶到,程华东的反应也说明了一切。不难猜出,一开始他打到警局的电话,其中所言确实是真的。他想要在李希的头七那天,让阮法医‘亲口’说出真相。而他手里的那把刀,十有八九是他为了自我了断。

他没有想到我们会完全不顾忌他的那通电话,那么快赶到现场。”

他顿了一顿,“很显然,我当时说的那句话成功刺激了他,他开始对自己的判断产生怀疑。再之后,他从一个完全没有求生意志的人,转变成了狡猾的嫌疑犯。而这之间,分明是发生了什么,被忽略了的事情。”

陆之行一双剑眉拧紧,开始仔细回忆起抓捕的过程。

从他赶到现场,以及把人带回警局,程华东是一直都在他的视线里面的。

唯一他没能顾得上的那不超过一分钟的时间,他去查看了阮露白的伤势,而警车就在救护车不远处停着,如果有外人、或是什么异常的事情,队里的其他人不可能没有注意到。

如果真的是那一个环节出了问题,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,那个人是绝对不会被怀疑的人,比如:警队内部的人。

想到这里陆之行赶紧又打住了自己的想法,当时去抓人的时候,都是自己队里的人。而他现在的猜想分明就在在怀疑自己的队友,他不敢再继续往下想。

一边的徐嘉洲却兀自站起身来,轻飘飘的说了一句,“适当的怀疑会让你更加接近真相。”

陆之行嘴角抽搐,这人是有什么读心术之类的超能力吗?他明明就是想了想,还一句话都没说好吗?

眼见徐嘉洲就要走出病房,陆之行连忙把人叫住,“诶,你这是去哪?我这就是过来做个笔录的,你还得在这看着小白啊,人一小姑娘刚遇到那种事情,没个人陪着怎么能行?”

结果徐嘉洲愣是脚步没停伸手就拉开了门,陆之行赶忙上前一把拉住他的胳膊,“我说,你就不能当做帮我个忙吗?要是你觉得我跟你交情不够,那你看在你姑姑的份上也该多照顾小白吧?”

这话好歹凑效,徐嘉洲扭过头来眼中有惊讶闪过,一双明亮的眼直直盯着陆之行。

他被盯得瘆得慌,也没敢再绕弯子,“我就是一次偶然看到你手机联系人里存的姑姑、还有小白手机里的静姨两个电话号码一样,不过我看你都没说我也就没跟她提这个事情了。怎么样?这回我这警察直觉还不错吧?”

徐嘉洲的语气终于软下来,嘴角还挂着意味不明的笑,“松手,我回去洗漱之后再过来,至于翻我手机的事情下回再跟你算账。”

知道徐嘉洲的脾气,陆之行自然不敢得了便宜还卖乖,抬手敬了个礼,“Yes,sir!”

(点击上方卡片可阅读全文哦↑↑↑)

感谢大家的阅读,如果感觉小编推荐的书符合你的口味,欢迎给我们评论留言哦!

关注女生小说研究所,小编为你持续推荐精彩小说!

主营产品:卷帘门,合金门,钢门、铁门、铜门,库房门/车库门,防火门,隔声门,其他门,玻璃门